主页 > R生活人 >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无官一身轻‧游山玩水享家庭乐

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无官一身轻‧游山玩水享家庭乐

来源:R生活人 2020-06-15 20:09:07
丹斯里许子根博士无官一身轻‧游山玩水享家庭乐“为政不在多言”,谨记父亲许平等生前的这番教诲,向来不恶言相向的丹斯里许子根博士自2013年全面卸下党务与官职后更不愿多谈政治。然而,学者出身,参政三十多年,过去又岂是云淡风轻!如今虽不问政事,但对自己学有所长的教育与经济课题热诚依旧,同时也关注和参与了文教的工作。66岁的许子根博士,这一年多“无官的日子”过得很充实自在。现在的他,若不是陪家人正在游山玩水的旅途上,就是正在国外参加研讨会的途中,再不然,就是忙着和老同学叙旧话当年。“这几年看着身边亲友一个接一个的走了,真的要好好珍惜相聚的缘份。”对于过去31年的政治风云,如今不谈政治课题的他一笑而过:“等以后如果我有写回忆录时再说吧!”66岁有多老?黄金岁月有多少的黄金?对已经退出政坛,不问政事的丹斯里许子根博士而言,这是已经会被年轻人叫“老伯”的年纪了。离开政坛快要两年,再见丹斯里许子根,风采依旧,只是他自认老了――去年在北京搭地铁时,在车厢内“扶老助幼”的广播中,被一位90后的年轻美眉轻拍了肩膀一下,说:“老伯,请坐。”这一声“老伯”,让还想要优先让位给女士的他没机会展现绅士风度了!事实上,退休后的丹斯里许子根已经绝少出现在政治场合,动向鲜少公开的他正过着非常低调的生活,这次愿意出来接受《光明副刊》的专访,也是用了半年的时间才终于成功打动了他。从政31年学者出身的丹斯里许子根,读书时代已经是风云人物,他是锺灵学校的优异生,中学毕业后就负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物理,1970年考获物理学士学位后,7年后在芝加哥大学再考取比较教育(经济学及社会学)博士学位。学成后返回家乡槟城理科大学教育系学院担任讲师及副院长。1981年也曾在美国史丹佛大学出任客卿院士。1982年,他以华教人士身份参政,加入民政党。从政31年来,他当选过国会议员,也曾受委为槟州首长政治秘书、出任过槟州州议员,也是槟州第三任首席部长,随后中选连任了四届首席部长,为期18年。2008年,他出任民政党全国主席,隔年在首相纳吉重组内阁时受委为国会上议员及首相署部长,掌管国民团结和绩效管理事务,直至2013年5月大选后,他从党政全面退休。退休至今近两年,除了陪家人游山玩水外,不变的仍是一身书卷气,而且还开始往返校园重拾读书乐趣。只是这一次,除了教育和经济,他还关注和参与了文化、环保及国际关係等课题。“我现在还是宏愿开放大学教育基金会主席。宏愿大学是非营利的远程教育私立开放大学,我的职务主要就是负责策略性的问题及对外的联繫,包括财务和校务方面的协调工作,这些都是义务性质,反正现在就是退休人士,也会受海外邀请代表出席一些有关策略性或教育性的座谈会,并与中国大学方面探讨合作契机。”北京外语大学生人肉谷歌两年前,卸下党职和官职以后的许子根因缘际会,在十月份受邀出席中国北京外语大学研讨会,结果最后还当上了该大学的名誉教授。“其实当初到北京外语大学,我原本有意求学,想要有系统化的进一步认识孔子的儒家学说,因为儒学对从政有很大的影响,藉由学习来反思自己,结果求学不成,却反而变成了讲学。”许子根曾是理大讲师和副院长,也担任过部长,难怪校方会反过来邀请他留下来开一堂课,为学生主讲了“东盟国家与中国的关係”,那堂课还吸引了逾百名学生参与。无意间成了北京外语大学的名誉教授后,那期间的他也是学生们的“人肉谷歌”,要写论文的学生,若需要寻找有关马来西亚的资料,都会去拜访他谘询意见,他也会提供及介绍本地学者或政府部门让学生去参考。与杨振宁有缘再聚北京外语大学和清华大学位于同一区,人在北京时,许子根还曾与鼎鼎大名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杨振宁重逢,两位同是物理出身的男人从槟城到北京,有缘再聚,是一种莫名的感动。“杨振宁已经93岁了,但精神还很好,记性超强,当时去清华大学见到他的办公室,想说去打声招呼,可是他当时刚好出门去,他的秘书帮我留下联络,没想到不久后就收到他的来电,不只记得我,也记得我们曾在马来西亚相见的一切。”许子根和杨振宁其实早在七十年代末已相识。当年许子根在槟城理科大学担任讲师,杨振宁以理大物理系校外学术评审员身份到访,两人在槟城初次见面,也弥补了许子根在1966年在美国与杨振宁缘悭一面的遗憾。许入读普大杨已离校“当年我是为了他才申请去普林斯顿大学就读,可惜我在秋天入学时,杨振宁刚好离开普大到纽约州立大学了,我错过了和他接触的机会。但七十年代末,我在理大当讲师时他正好到访,我们终于有机缘认识,后来他多次访马演讲,我们都有见面,真的很高兴去年在北京又能遇见他。”许子根和杨振宁可是非一般的缘份,两人多次见面都在大马,他曾先后以大学讲师、首长,和部长的身份分别在槟城和吉隆坡拜会过来马演讲的杨振宁,如今物换星移,他笑称自己回到了普通人身份,仍有幸能在北京和杨振宁相聚,难能可贵。“他是一位值得大家钦佩的人,我和太太去年在他清华大学的办公室叙旧时,他记忆犹新,我们聊了很多,这些年来他见过甚幺人,到过哪里都侃侃而谈,临别前还赠送了两本他亲笔签名的着作给我们,包括他的传记。”至亲相继离世更珍惜家人退休后的许子根往返北京多次,去年因为讲课也在北京住上将近三个月,但并非长驻中国,他飞北京和留在北京的日子,几乎都是为了文教工作。除了在北京的日子,他说现在也有了更充裕的时间陪家人、看自己想看的书、去更多美丽的地方看风景,而不再只是为了公干。日子过得充实,行程也都是自己可以选择安排,所以也会觉得轻鬆许多。“就如我飞北京前,会特意安排一段假期先飞去香港探访大姐。我大姐早年远嫁香港定居,是个画家,大姐夫是银行家,过去我官务繁忙,无法时常参与家庭聚会,现在就要好好的珍惜和家人相聚的时光。”实际人生没有加法,只有不断的递减,这一年来,许子根说他看着至亲相继离世,让他更感悟人生无常,越发想要珍惜身边人。飞北京探望老友“去年10月我大哥走了,今年1月1日二姐夫也突然撒手人寰。出席锺灵的同学会时,也会听到哪个同学已经不在了……这些都提醒我们要更珍惜在一起的时间。”十个兄弟姐妹走的走了,老的老了,难免感慨万千。因为惜缘,所以对家人和朋友都不想再错过。去年数度飞北京,他也选择在途中逗留广州探访好久不见的老朋友,再和朋友们结伴到张家界游山玩水,之后再继续飞往北京。如此经常飞来又飞去,有时候有太太徐嘉平作伴,有时候夫妻俩各自出发,但约定在同一个终点会面。“去年我从北京直飞巴黎参加国际高等教育研讨会时,太太就从大马出发,我们约在巴黎会合,研讨会后我们就在巴黎多玩几天。”黄金岁月偶尔也可以来一点浪漫的约会。一家四口飞非洲相聚许子根和太太徐嘉平育有一子一女,32岁的长子目前在纽约工作,是一名建筑师;25岁的小女儿则在新加坡一家企业媒体公司任职,孩子长年在国外工作,一家四口往往要等到过年时候才能团圆。“不过我们和孩子也会相约在外国见面。就如去年12月中旬我们一家四口到非洲旅行,孩子在他们工作的地方起飞,我和太太从这里出发,途经迪拜转机时再一起飞往非洲。”他说,这趟东非野生动物之旅是太太的倡议,并由太太和孩子策划旅程,一家四口相聚在坦桑尼亚的野生动物园,十多天的旅程中,晚上睡觉还会听见老虎在吼,那是与过去的旅行全然不同体验。“在那里十多天,每天早出晚归,看到了各种各类的动物,也见识到大自然界弱肉强食的一面,有震撼也有温馨,是非一般感受的旅程。”少了应酬慢慢品味人生今年是普林斯顿大学创校迄今269年,毕业至今已经45年的许子根準备在5月飞往美国参与母校的校友回校庆典。对于母校,他有很深的情意结,包括锺灵中学的同学会,毕竟人生有多少个十年?现在的他,有时间就要儘量参与,不想留下遗憾。“如果没有出国,我都会在吉隆坡和槟城之间往返,通常会在週末回来槟城,太太有个96高龄的姨婆,老人家还很精神,喜欢打麻将,回来槟城时就陪太太去探访她老人家,陪她玩几圈麻将,每次都是输了给她,但赚到了老人家的开心。”闭关反思不想论政事少了应酬多了在家的时间,他说就在书房里慢慢消磨,把过去买了却没时间看的书好好的消化一番,或者看看历史电影。这看似一般居家男女普通不过的事,却是他过去数十年来一直都没时间做的,如今他终于可以好好的、慢慢的、细细的来品味人生了。许多政治人物都会在退休以后选择写回忆录或自传,但是,处女座的许子根却说:“还是以后再说吧!唯政不在多言,这是我父亲的教诲,现在的我还在`闭关反思’,不想论政事。”/副刊‧报道:黄碧丝‧2015.02.27

相关热门推荐